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舍东新闻>教育>想上专业音乐课、缺乏新书、缺少交流……山里娃渴望“圆梦使者”

想上专业音乐课、缺乏新书、缺少交流……山里娃渴望“圆梦使者”

2019-11-01 17:54:26 阅读量:228

这是一所坐落在深山中的特殊学校。伴随着国歌,五星红旗升起了。虽然唱国歌的学生不多,但整个升旗仪式同样庄严。这一场景出现在乐清日报制作的短片《超级燃烧》中。这样,乐清市11所学校的13,000名师生向许多市民庆祝了新中国70岁生日。

其他人在视频上留言希望帮助这些可爱的学生。近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乐清日报》委员工作室关注这些留守学生,再次走进仙溪镇伏羲学校倾听他们的心声,并向社会征集“释梦使者”,帮助实现孩子们的愿望,让他们感受到强烈的爱。

只有四个学生的班级。

学校位于乐清的“西藏”

仙溪镇伏羲学校(Fuxi School)位于海拔500米、深山之中的伏羲。记者从乐清市区开车到学校花了两个多小时。是陈校长雷云出来欢迎他。他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他85岁了,但已经在山里扎根10年了。

虽然是一所乡村学校,但校舍和校园环境并不差,除了教师和学生相对较少之外,班里的教学设施都很齐全。“因为学校的状况不佳,家庭较好的学生基本上和父母一起离开了这座山,只留下了中等学历的学生。”陈雷云说,这所学校是一个九年制学校,有9个班级,13名教师,只有63名学生。两个最小的班级只有四名学生,分布在一年级和三年级。

努力学习的孩子。

与城里的学校相比,这里的学生地位也相当特殊。虽然他们大多数是当地人的孩子,但他们的父母更多地在其他地方工作。孩子们在祖父母和其他人的监督下长大,成了山里的留守儿童。

乐清日报的《超级燃烧》由各大媒体制作,旨在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样,乐清市11所学校的13,000名师生庆祝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视频中,只有63名伏羲学校的学生参加了升旗仪式,这在乐清拍摄的众多学校中非常特别,吸引了读者的注意。许多好心的读者纷纷留言:“孩子们的条件是否太差了?他们都没有制服,他们需要捐赠一些制服吗?”

“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被这条消息感动了。”对此,陈雷云笑着说:“我们以前也为孩子们准备过校服,但是他们不怎么穿。孩子们流动性太大,制服不是他们最需要的。”

《小歌手》渴望专业音乐课

那么,山里的孩子到底想要什么?记者带着读者的关心走近了山里瓦集团。

辛子然是学校的四年级学生。下课后,她坐在教室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微笑着向记者展示她的画。“我喜欢画画。我通常在无事可做的时候自己做。这是我的漫画。”

虽然萧子然的画很少几页,但也很有创意。开着的是一对可爱的小人,关着的是拼成的冰淇淋,而对面是一个花草丛生的小花园。在展览过程中,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围住了萧子然,称赞她画得好。

萧子然欣赏他的画。

“叔叔,自然也可以写自己的歌。她唱得很好。”就在这时,一位同学告诉记者。应大家的要求,小紫然还演唱了自己的歌曲《梦》。歌词可能是这样写的:“我每天都在强迫自己努力工作。我就像成千上万匹马朝一个方向奔跑……”

你为什么写这样一首歌?萧子然说:“我妈妈很快就会回来。我的梦想是她可以回家陪我,让自己每天都变得更好,这样我妈妈就不用出去赚钱了。”说到妈妈,小紫然特别兴奋。她的父母在其他地方种西瓜。她和祖母住在一起。她通常自己洗衣服和做饭。但是只要你得到你父母回家的消息,小紫然就会一直很兴奋。

事实上,萧子然写的歌并不多。虽然他唱得有点不成熟,但歌曲中的感情仍然丰富。这个孩子仍然有一个梦想,希望长大后成为像tfboy一样的歌手。老师们也非常惊讶地看到萧子然画的画和歌。你知道,这所学校没有专职的美术老师或音乐老师,萧子然也从来没有专职老师教过美术课或音乐课。学校教师太少,几门主要课程的教师都不够,更不用说专职音乐教师、美术教师和体育教师了陈雷云说,艺术课通常由其他班级的老师授课,允许孩子们自由画画,而音乐课则向孩子们播放音乐视频或直接向孩子们播放歌曲。

“如果有专业的美术老师和音乐老师愿意来我们学校上美术和音乐课,我想孩子们会非常兴奋的!”陈雷云说道。

期待心理咨询的人文讲座

“我通常学到的是课本上的知识。我希望有人能在外面告诉我一些更有趣的事情。”这是学生潘亚奇的愿望。每当陌生人来到学校,她和其他同学都非常兴奋,缠着陌生人不要离开,希望听到更多的新东西。

陈雷云说,与城市里的学生相比,孩子们的视野普遍较窄,很难感受到日新月异的变化。「我希望学校能举办一些有关科普和人文学科的讲座,以扩阔儿童的视野,让他们认识世界的发展和变化。」陈雷云说道。

学生叶楠还告诉记者,学校图书馆的书太旧了,看起来不好,希望能有新书。"现有的书都是过去的,不适合儿童阅读。"陈雷云说,他也觉得学校需要补充一批更贴近现代儿童阅读需求的课外书籍。

我想要一本新的课外书籍。

因为山区的孩子是由祖父母抚养长大的,他们通常缺乏父亲对母亲的爱,他们的心理状况更为复杂。思念父母已经成为他们共同的心理状态,而学校也没有专门的心理老师,这让陈雷云等老师很担心。“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和我在一起,”“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和我一起去很多地方,”“我希望我的母亲能很快回家,不再出门”...在孩子们写的愿望清单中,这个愿望几乎占了大多数。孩子们通常希望他们的父母能回来和他们一起生活。然而,父亲缺乏母爱已经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最大的遗憾。

“爸爸妈妈,我想你。”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些山区儿童实现他们的愿望,来学校进行几个专业的艺术和音乐课程,或者告诉孩子们山外的世界来帮助他们消除内心的困惑,请联系乐清日报新闻热线61116222或添加宝月优利奥微信公众号(yq61116222)。

云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