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舍东新闻>时事>夜读|是年九月:感恩生活,祝福祖国

夜读|是年九月:感恩生活,祝福祖国

2019-10-31 14:29:49 阅读量:4149

对于那些在学校工作的人来说,生活节奏是以每年九月为基础计算的。

在新学年开始时,新的学生将受到欢迎,新的班级将被教授,新的学生将被录取,一切都将是新的,即使世界发生变化,校园也将永远年轻。教师节过后,一年的辛勤劳动融入了卡片上的手写文字,四个字“春风变雨”不仅是老师对学生说的,也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一代代学生给我们的滋养。中秋节通常在九月。它包括发送月饼和接收月饼。它向老师、朋友、亲戚和朋友传达了这种甜蜜的祝福。人们聚集在一起,彼此分离。他们总是怀念每一个节日。

复旦大学校园风景微博@复旦大学地图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是花很多时间在办公室窗外看红杉。他们从夏天的绿色中退缩,还没有迎来秋天的红色。它们正在获得动力,在季节变换前处于美妙的宁静之中。秋分过后,我不知道他们会回到哪趟商务旅行,秋天会刮起什么风。近年来,我一直被得失所左右。就是这棵排水枞树。

我妈妈九月初生病了。接到电话后不到三个小时,我就乘地铁和高铁从复旦办公室来到杭州医院,陪了我妈妈七天六夜,什么事都自己做,不让别人干涉。我父母总是照顾我,照顾我。不用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四十多岁的时候,只要我回到家,我的饮食和日常生活都得到了妥善的安排。从中年开始,我就经常感叹自己不如同龄人孝顺。我总是忽视年龄越来越大的父母,并向他们要求更多。很遗憾地说,有时当我做研究时,我父亲必须先收集和编辑文件...

我母亲达夫康复了,一周后出院了。我们全家在家里团聚度假,我们还喝了稀酒庆祝。在这段时间里,每当我有空的时候,我都会回杭州看望我的父母,只要我回去,我妈妈就会唠叨我一定耽误了很多工作和生活,还做了很多我喜欢吃的菜。中国母亲和儿子的孝心不是在言语上,而是在骨子里。

今年九月,我和董璐教授在付梓共同翻译了《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第六版)》。这个翻译的翻译过程记录了我无可救药的拖延。董璐很早就完成了这本书一半的翻译,而我的一半却停滞了两三年。她从未催促过我,而且一如既往地给予我极大的耐心和充分的信任。出于各种原因,我羞愧地几次谈到我进展缓慢。她只对我说:“翻译是一件纯粹的事情。享受吧!”我们决定把这段翻译献给北京的五道口,十二年前的九月,我们在那里开始了一生的友谊。靠近城市铁路13号线的一家咖啡馆记录了许多次与董璐和其他学生及其公司的书面谈话。学术道路上所有的困难和艰辛都变成了相互理解的快乐,而不用多说什么。他们一直伴随着我们,从北京到上海,一直延续到这个时代。

《付梓》这本书恰逢该学院成立90周年。1929年9月,复旦大学新闻系成立。正如袁青的公告所说,“在辉煌的90年里,复旦新闻堂一直在唱个不停”!这些天在大学区,我总能见到一个接一个回到学校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看到笑脸,听高年级学生给我讲很多关于大学的过去。我也进入了新闻学院的第九年。我的生活逐渐与这所大学联系在一起。期待十年后,当我也是半个世纪大的时候,我的水杉朋友将会多么高大英俊!

2019年9月的记录很少,对我、我的家人、复旦大学和整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离国庆节70周年还有两天。祝愿祖国和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