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舍东新闻>社会>对暴乱分子及其支持者保持缄默,是香港大律师公会的耻辱

对暴乱分子及其支持者保持缄默,是香港大律师公会的耻辱

2019-10-26 17:32:10 阅读量:497

[文/蔡伟邦]

作为一名刑事诉讼律师,我的工作性质确实影响了我对许多现象的看法: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看到人们在银行放火,捣毁便利店和餐馆,毁坏车站设施,以及对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进行残酷的攻击……所有这些行为都是对我们社会的严重犯罪。

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伟邦10月14日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上发表评论:“香港大律师公会在暴徒及其支持者面前保持沉默是一种耻辱。”

任何文明人都知道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会产生相反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文明社会中几乎所有的刑法都严格禁止暴力。因此,我们自己的刑法为人们规范自己的行为设定了界限。没有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从法律上把伤害他人定为非法。

然而,当大量群体拒绝遵守法律时,公共秩序将很快崩溃。可以想象,这也将严重影响诚实和勤奋守法公民的生活。

在目前的情况下,社会秩序的崩溃正导致香港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并最终对香港独特而日益脆弱的自治制度造成严重打击。我知道许多年轻人想要实现某种政治理想。他们珍惜自己的理想,这是值得肯定的,我相信这一代香港人最终会把香港建设成为一个更公平、更合理的社会。如果他们能对社会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实验和思考,这一代香港青年一定会成为未来的领袖。他们的创造性建议一定会帮助我们解决长期困扰人们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所有这些都应该而且可以通过理性对话来实现。

然而,在过去几个月里,许多年轻人在被煽动后失去理智,开始诉诸各种野蛮暴力。他们没有和平地表达他们的要求,而是进行了各种破坏性活动,他们的行动超出了法律的界限。太多的年轻人犯下了严重的罪行,包括暴乱、纵火、犯罪破坏和严重的故意伤害。

这些年轻人显然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然而,当他们大规模破坏社会财产和公共设施,严重影响其他香港市民的生活时,他们并不认为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权利。他们认为自己是为正义事业英勇牺牲的烈士,有些人甚至声称他们准备服刑。

然而,法律领域的工作经验告诉我,没有人能美化犯罪行为。当法院审理暴乱案件时,法官只会关注受害者遭受严重人身伤害和被告实施严重破坏行为等具体事实。被定罪者最终将面临长期服刑的结果。在我看来,所有这些伤害和破坏行为的荒谬之处在于它们都毫无意义。他们把香港拖入了无意义的虚无主义深渊。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认为长期持续的暴力会带来“真正民主”的成果。

我希望我的法律界能够采取一个明确的态度,公开谴责那些在暴乱中无视法治的盲目行为。那些实施暴力袭击、破坏公共设施和其他罪行的人应该知道,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罪行,他们的犯罪行为在任何文明社会都是不能容忍的。

另一方面,香港一些舆论领袖正在为这些暴行寻找借口,这令我非常愤怒。他们试图将责任推给政府或其他方面。毫无疑问,特区政府在处理这场危机时犯了一些错误。一些警察可能在处理暴乱时过度使用武力。然而,上述特区政府或警方的不当行为,不能被舆论领袖用作暴徒暴行的借口。香港法律不认为暴民对警察的报复是犯罪。即使特区政府或警方有不当行为,法庭也不能认为暴徒猖獗的暴力是无辜的。

本文作者、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伟邦

我认为,香港法律界需要立即公开谴责那些对缓和局势没有任何积极作用但混淆视听的舆论领袖。他们一直试图将公众舆论从犯罪暴徒转移到其他方向。如果暴徒得到信号,他们在法律领域有可靠的盟友,他们将更加肆无忌惮地采取更加极端的行动,这将对我们的社会造成更严重的损害。

因此,我极力主张香港大律师公会对参与暴动的青少年和发表误导言论的舆论领袖表示最强烈的谴责。毫无疑问,那些为他们开脱的暴徒和舆论领袖应该受到谴责。不过,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到,在香港大律师公会注册的大部分法律界同事对这一点都保持沉默。因此,我相信我对目前情况的看法已与香港大律师公会的同事大相径庭。我不再适合继续在香港大律师公会服务。

(2019年10月14日,Observer.com·马莉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