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舍东新闻>教育>培训行业乱象:消费者贷款付学费,教育机构捞钱跑路

培训行业乱象:消费者贷款付学费,教育机构捞钱跑路

2019-10-24 08:48:51 阅读量:3520

近日,教育行业“风尘仆仆”的局面,“韦伯英语”疑似决胜风暴尚未平息,“龙网”因拖欠工资而陷入舆论漩涡。然而,有一天,有媒体透露,100多名学生没钱支付学费,各行各业的企业纷纷登台。十月份的教育行业并不十分平静。

然而,许多事情比今年秋天发生得更多。一年来,傻傻的出国留学,莎士比亚的儿童家庭英语、韦伯英语和尤斯钢琴相继“轰隆隆”。今年教育行业的关键词是“拖欠学费”和“分期付款”。然而,学生的父母、教师、投资者和教育行业的人们都深受谎言和惯例的影响,他们都无法幸免。

首都的冬天还在继续,逃跑的闹剧还在上演。逃跑的企业无疑是这个行业的癌症。然而,我们需要在痛苦下反思。教育企业逃到哪里去了?家长和教师在面临学费拖欠和退费困难时,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逃跑”每年都会发生,尤其是今年。

教育企业经营类似的路线,以各种借口兜售课程,收取大量预付款,关闭商店,带钱经营,拖欠工资,不退还费用。最终,媒体揭露了他们,学生的父母和老师开始了一段漫长的维护他们权利的道路。这些企业失去了联系,关闭了商店,解雇了工人,或者进入了破产程序。他们诡计多端。据中国教育不完全统计,今年有20多家知名教育企业涉嫌逃跑或破产。

从轨道的细分来看,“陷入困境”的企业分布在教育行业的各个轨道上。儿童英语、早期教育、素质教育和艺术教育都是雷区。其中,英语教育培训公司和早期教育公司是主要的。在统计的21家教育公司中,英语教育和培训公司占8家,早期教育公司占6家,占总数的2/3。

就成立时间而言,大部分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都很小,成立时间不超过五年。就资本而言,大多数公司只完成了天使融资或a股融资。当然,已经建立多年的教育机构也不稳定。例如,在留学领域经过多年的深入培养后,出国留学是愚蠢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在国庆假期开始发酵,假期过后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但并不总是稳定的。

据粗略估计,韦伯英语在上海的退费金额超过3500万元,在成都超过2000万元,全国各地的学区已经涉及超过1亿元。

另一个例子是两年内近4亿元的增长保证,o2o教育机构的疯狂教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筹集了超过1.6亿元。当疯狂老师宣布停课时,官方海报曾经说过,“疯狂已经结束了。感谢您的陪伴。”不是每一次告别都是文学和艺术的,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不辞而别。对于那些有钱教育孩子的学生家长来说,这是一堂血腥的课。

学生和老师的父母无疑是最无辜的受害者。法律是消费者保护自身权利的最有力武器。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东丈表示,“如果企业停课,不履行合同义务,可能会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情况升级,企业提取资金,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消费者可能会举报企业涉嫌合同欺诈,但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署的分期付款仍需偿还。”

韦伯英语被推到了社会的前沿,也带来了“教育贷款”这个词。

据报道,上海韦伯英语登记表显示,约三分之一的学生采用分期付款方式支付数万元学费。这些学生大多是支付能力弱的新毕业学生。他们都是由韦伯英语课程顾问诱导,向杜晓曼、兆联金融和JD.com等金融机构提供分期贷款。然而,韦伯英语现在拖欠,学生没有课可上。与此同时,他们也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与韦伯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也受到了影响。如果学生不能如期归还贷款,金融机构将面临数亿元的集中逾期。上传到央行进行信贷调查后,他们一方面要承担风险和损失,另一方面也可能面临严厉的监管。学生不按时归还分期付款,还存在信用调查风险,对个人信用造成很大损害。学生和金融机构都处于被动地位,因此“教育贷款”应承担责任。

有一段时间,许多网民谴责“教育贷款”,将其等同于臭名昭著的“校园贷款”。然而,“教育贷款”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广泛讨论了。两年前,社会上注意到深圳田瑞迪安、国鑫青阮等培训机构逃走了。因此,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每次收费不得超过三个月”,但实际上很少有培训机构遵循。

分期付款是教育企业的一种预付款形式,教育分期付款也被视为高质量、低风险的资产。分期预付保证了教育企业理想的现金流。然而,一旦资本链断裂,教育企业就无法偿还费用,学生自然也无法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金融机构未能从教育机构筹集资金,只能继续给学生施加压力,从而陷入死胡同。然而,毕竟,无辜的消费者是最后买单的。

事实上,预付款在教育行业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分期付款再次暴露了教育行业的敏感点。2003年非典期间,许多新东方学生要求退款,但预付款已经花光了。新东方曾经陷入破产危机。危机过后,新东方规定不要随便使用预付款。

证券分析师小莹认为,“根据会计准则,预收入是企业的负债,但大多数教育公司将其视为资产。当他们无法真正交付产品和服务时,他们会投入大量资金来获得客户和扩张,最终导致资本链的断裂。企业的不当管理和恶意是教育行业近来频繁流失的原因。”

10月12日凌晨,韦伯英语创始人高余伟发布了“给韦伯英语总部和上海中心员工的一封信”,这可能会有所反映。信中透露,由于各种内部和外部原因,公司业绩持续下滑,成本上升,公司经营遇到困难。随着韦伯英语的表现持续恶化,原有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最终导致韦伯英语基金链的断裂。金融链条被打破了,韦伯英语不止一种。

教育企业关注预付款,这最终是由于企业的高运营成本。

繁华的国际贸易中心,面积346平方米,位于建外soho大厦。一、二层的平均租金为每天15元/平方米,租金近200万元/年。在周围的办公楼里,韦伯英语的竞争对手新东方和华尔街英语...这只是近年来教育行业的一个缩影。培训机构规模扩大,并为客户在租金、运营和人力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我们可以从今年夏天各大教育和培训机构的“人才竞争”中窥见教育行业的支出模式。招生优惠政策相继出台。地铁、户外和电梯的教育广告激增。电视和电脑上的主要综艺节目,甚至聊天和手机上的快速动作都被教育公司放映过。教育公司利用营销在网上交换流量,花很多钱赢得“黎明”,在网下扩大商店,并在明天赌上资本。

高成本投资能否带来光明的未来仍不得而知,但资本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据媒体报道,高余伟在今年8月的一次内部讲话中表示,他已经与相关融资方签署了协议,到10月底将获得2亿元融资。融资计划的推迟导致韦伯的英国资本链崩溃。一方面,性能恶化;另一方面,融资环境变得更冷。

(教育融资数据来源:cvsource投资数据)

根据cv来源数据,2016年后,随着政策红利和资本追逐利润,教育行业逐渐成为宠儿,投融资呈现上升趋势。2018年,网络教育和素质教育成为热点,教育经费总额也随之上升,分别达到417.01亿元和620倍,均达到历史峰值。然而,2019年资本市场环境寒冷,融资形势急转直下。截至10月16日,融资总额仅为157.46亿元,同比下降62.24%,246倍,同比下降60.32%。

星汉资本投资经理雷(Ray)分析称,“自去年年底以来,中小企业基本上没有批准银行贷款,p2p等渠道面临信任问题。资本市场认为企业效率不高,因此不会考虑继续投资。”

然而,雷也表示,“这也证明了教育市场正在降温。在刺激的市场竞争之后,这个行业正在重组。资源逐渐集中在龙头企业。定居下来的企业是那些真正生产教育产品的企业。从事教育行业投机、只想赚钱的企业家将被淘汰。”从数据来看,2019年教育行业的融资总额与2015年大致相同,但融资额不到2015年的一半。由此可见,教育产业正逐渐回归理性,教育企业的马太效应也逐渐凸显,越强越弱。

工业“大浪淘沙”,金钱越来越靠近头脑。

资本吹起了教育行业的泡沫,市场和政策在阳光下闪耀着灿烂的光芒。资本追求快钱,但教育是一个缓慢的行业。当泡沫消失后,教育行业逐渐回归为学生服务的本质。逃离公司是一场赌博,但它只会给公司本身、学生家长、投资者和业内人士带来四次失败。“教育”不能赌博。如何防止教育和培训成为“过街老鼠”,需要更多内部人士的细心呵护。(文/丁志斌源/中望下的湘三义)